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们在国外的夫妻交换游戏
我们在国外的夫妻交换游戏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暑期,历经半年多的耐心思想教育和说服工作,太太终于
  勉强答应和我一起出行度假,当然在我付出了重大的妥协之后。 太太很喜欢
  旅游。可除了当年我们的蜜月旅行,十几年来实在记不起什么时候再有机会陪太
  太一起外出好好玩儿玩儿。先是两地分居,后来生子育儿,接着出国打拼——第
  二次分居。一家三口团圆他乡后,正值创业之初,一门心思扑在挣钱上。
  等定居,盖房都忙完了,这才开始饿补,享受一下资产阶级(至少小资)的
  生活方式——冬季滑雪,夏季海滨,各国风情,观光游历…太太购置了若干本L
  onelyPlanet的旅游手册,每次出行前均兴致勃勃查找必看景点,适
  宜酒店以及行车路线。 可是这次为何太太如此不大情愿呢?源于这次海滨度
  假期间行将进行的两项「壮举」争议很大呀!
  其一,老公想去裸体浴场,以前从来没去过。太太说,裸体浴场你可以去,
  但我不去,可以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你。当然,这种形同陌路的出游,我肯定不能
  同意。经过再三商讨,达成了妥协:可以一起去,但太太保留不脱得那么彻底。
  其二,度假期间我们要去会见一对当地的网友。网友的档案和联系方式则来
  源于一个topsunclub网站(有人称为,换妻俱乐部——涂有男权重彩
  的译法)。见他们干什么?自然不用我多解释。可在行前,对于见到他们,我们
  能干什么?我自己都不能确定,甚至能否见到真实的他们,也没有十分把握。
  我第一次听到topsunclub这个词,还是从一个德国成人电视节目。
  尽管不会德语,听不懂主持人现场采访topsunclub。com负责人的
  对话。但看画儿懂个6- 7成(凭我受的高等教育?)还是不难的。聚众淫乱的
  场面对人的感官显然有强烈的刺激,更引我注意的,swinger们不像是一
  群流里流气的西皮,而正是一些看上去和普通正常人没有多大分别的双双对对。
  中年人居多,有些伴侣看其坐驾和穿着,还真是体面讲究。像是中产或富有一族
  在自我演绎着A片中火爆镜头,身体力行地引领着某种生活方式的时尚…
  没有传统性服务业中,主雇之间一个为性一个图钱的买卖关系,更无强力和
  弱势之间的胁迫。俨然是一群兴趣相投的人们为了一个的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
  来。与第三者发生性关系从来就意味着「背叛」,是夫妻或情侣间最最不能容忍
  的行为。而在这里,这种「背叛」不但得到了赦免,甚至很难存在,因为这里的
  一切行为竟然均是当着自己配偶的面…
  是返璞归真回到了原始群居部落?还是崇高的理想要从「共妻」开始逐步试
  点?尽管你的还是你的,我的还是我的,但传统道德中似乎最神圣不可侵犯的—
  —自己爱人的身体——在这个社区,居民却欣然愿意彼此分享…没有其他企图的
  索取和金钱交易,没有精神上的背叛。 不论我如何为此新生态快活方式寻找
  理由根据,为进入该社区进行舆论铺垫。夫妻民主讨论中,太太虽也拿不出更有
  力的论据驳倒她这位一向自诩思想水平较高的老公。但太太却坚决认定:top
  sunclub。com网站里没好人,好人绝不会如此淫荡。于常人这已是出
  格的荒唐,更不会有夫妻竟会如此癫狂。
  我回道:那对网友人家自称就是夫妻,且恰恰就在我们度假的近旁,见见总
  是不妨。只有亲眼目睹方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神经正常?这次要去的海滨是位于
  波兰北部的HEL岬角。形为半岛实似长堤更如陆地的小弟弟。海浪的抚爱使它
  勃起,插入波罗的海足有40余公里。 约会定在我们抵达后的第二天。提前
  一天到,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安顿下来,熟悉一下当地的环境,预热自身融入氛围
  的怀抱,休整一下400多公里长途驱车后的倦容。
  第二天,约会的时间是下午4点。早餐后才10点钟,太太就着手开始打扮
  起来,虽然口口声声不赞同这样的约会。打扮的精细程度却比平日上街或出客高
  出若干个等级,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镜子照了一遍再一遍,唇膏和指甲油都换
  了几次,以求与服饰的颜色相协调。简直就像是去相亲。我一向喜欢精致的女人。
  平日出门,积极帮太太扎裹,要求时常高过太太人家自己本人。此次可好,一等
  就是若干个小时,这才最后终于定稿。厮守多年的老婆早已近乎熟视无睹,眼下
  不得不令老公刮目相看,整个一个脱胎换骨。以至于我开始有点犹豫,拿自己这
  么漂亮的太太去换偶,会不会太亏啦?自己热衷张罗了几个月的活动是否只是因
  为好奇?愚蠢的代价可否即将后悔不已?我们是否还真的要去赴约吗?…
  已没有时间再思考。失约总是不够风度。看看再说吧。
  约会地点定在Hel小城中心步行街上的一个酒吧。满街的游客,琳琅满目
  的各种小店,酒吧,啤酒屋,洋溢着海滨度假的气氛。明媚的阳光,休闲的氛围,
  舒缓、放松了许多我们的略许紧张。
  ……
  第三天,懒洋洋地睡到自然醒,用罢早餐,准备动身前去裸体浴场,以实现
  我们的第一项突破。原定的第二项壮举或许要留给以后啦,因为昨天的约会尚没
  有任何越轨的事件发生。 约会的对象(按太太事后的判断)基本可以确认是
  对夫妻,而且是与大多数波兰人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的夫妻。妻子叫,埃丽塔。
  丈夫叫,马力克。埃丽塔约有170cm的修长身材,淡金黄色的短发,蓝灰色
  的眼睛,高高的鼻子,长长的脖子和嘴唇,颧骨和腮骨清晰。可能是人种的关系
  或者是从不吸烟,相形之下,作为同龄人我太太要看年轻一些。然而可以推定,
  埃丽塔年轻时是一个具有模特姿色的姑娘。她的牛仔衬衫领口开得很低,不必前
  倾也会拖住你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深深的乳沟向纵深溜去…说话不很多,眼
  神中找不到挑逗的秋波却很朦胧,细长的手指,端部镶着精心修治过的长长的涂
  有晚装深色的指甲,夹着香烟的神态,很是诱人,迷雾中隐透着优雅的性感。马
  力克,中等身材,留着欧洲人爱留的小胡子,五官端正,看上去还挺亲切的(虽
  然我太太的老公自我感觉自己更帅一点),眼神中时常闪耀着微笑,友善也很健
  谈。
  也许是有意关照到埃丽塔不讲英语(以略展我的绅士风度),谈话以波语为
  主,偶尔夹杂着一些英文词汇,因为我们的波语实在是只能对付日常生活,马力
  克又略懂一些英文。 话题从天气到度假,从海岛风光直至远方的中国风情;
  从彼此的爱好到漂亮的波兰女人,哦,当然还有中国的!比如,我的爱妻,马力
  克已经赞不绝口;迂回至裸体浴场,慢慢地触碰到了topsunclub…
  我们了解到,他们有两个女儿(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因为按我尚未申请诺
  贝尔奖的独家专利发现:生儿子的女人性欲较强。比如,我太太,当然还有其她
  的…绝不止个别案例——为证)马力克是驻岛海军的军官,埃丽塔在海军医院工
  作。这令我们感到非常亲切。有过6年军旅生涯的我和伴我有过军嫂经历的太太,
  不禁唤起了许多以往的回忆。
  谈到topsunclub埃丽塔和马力克两人相视一笑,只告诉我们说,
  仅仅有过一点点不成功的经历。至于是怎样的经历?我们也未再深问,毕竟还只
  是初次见面。但可以判断,对此道他们的确不比我们老练多少,因为,当我们问
  起裸体浴场的准确位置时,他们竟然也只是听说过,而从未去过。自然无法告知
  确切的地址。看来「诱人下水」的事,埃丽塔和马力克这对本地居民是很难胜任
  啦,开阔视野的「历史的使命」,义不容辞地要看我们这两个红色中国远征军日
  后如何担当啦。
  这两口子的如此规矩使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将埃丽塔的写真照登到t
  opsunclub网站上,就不怕同事、亲友或邻居们有人认出吗?」
  埃丽塔转问马力克:「喂,你都将我的什么照片登上去啦?我怎么不知道?」
  马力克说:「放上去的照片不是很大,一旦真的被人问起,或许可答:是吗?
  真的很像我的妻子吗?像埃丽塔一样有魅力吗?」
  埃丽塔补充道:「进到该网页仔细浏览的人应该是对此项活动感兴趣的人。
  同是爱好者,即便之间偶遇熟人也只会心照不宣。」
  因为第二天是星期三,他们俩都还要上班,约好周末再联系。在握手道别时,
  我不由地亲吻了埃丽塔的脸颊,嘴唇触到了她耳根处谈黄色的秀发,吸吮到她酥
  人迷醉的体香…埃丽塔并未退避而且还亲切地回吻了我。本已握别在先的马力克
  回望我们互行如此大礼,马上又上前拉回我太太,着实以同样的重礼回敬。太太
  虽略有羞涩却也自然地欣然接受。40公里长的HEL岬角从根部到龟头近乎等
  距地分布着5个小镇。所谓Chalupy裸体浴场实际上并不在Chalup
  y镇上,而是在旅游旺镇Chalupy到下一个小镇的途中。没有广告,没有
  招牌(商机还有待开发),唯一的标示就是一个停车场。
  停车场的公路对面,翻过一个小高坡,穿过一片小树林,沙滩和大海就展现
  在你的面前。 当然映入你眼帘的还有:完全又回归到大自然的一个个活生生
  的赤裸的桐体。太太不由地轻轻吸了一口气「哦!」了一声。正在享受阳光、大
  海、空气的人们却没有因为我们这些文明着装的不速之客而有所回避。一向诱发
  偷窥欲望,吸引无数人眼球,花边小报和八卦新闻所聚焦追拍的三点,现在就这
  样,面对面地,近距离地,向你一展无余。太太有些不好意思举头正视这一尊尊
  活生生的雕塑,我却为眼前从油画中走出来的,一个个鲜明的人体所兴奋,仿佛
  自己走进了上帝最初造人的伊甸园…
  从停车场中的百十来辆车脱壳而出来的人沿沙滩撒开,就不需要像车子停放
  那样彼此距离挤得很紧。我们不难找到一块视野良好的栖身之地。对这一部落向
  往已久的我,立马就入乡随俗了。太太还舍不得闲置特意为这次出游而新添的比
  基尼。因有协议在先,我也并未再三开导,应该给以足够的时间让人家自己选择
  或转变。能和太太一起身入其境,我已经感觉很美了。
  这里的裸体浴场没有围栏和明显的边界,裸体爱好者的随遇而安大致呈现了
  沿海边沙滩几十米宽几百米长的人文景观。沿着海滩,远处的人烟密集的普通公
  共浴场淅淅可见。偶尔也有身着泳装的人好像是漫不经心地散步到此一游,目光
  却着实忙个不停,饱餐一顿视觉盛宴。
  我们扎营的地方选择在长边的中部,短边的高处。一方面环视左右可一览无
  余,二来可大大降低过往看客的视力,因为海浪可打湿的地方沙质较硬便于行走,
  后面的沙子则相当松软,过客很难跋行。
  来到天体浴场的人多是双双对对,也有带着孩子一起来的美满家庭(裸体教
  育也要从小抓起?)。幼小的孩童尽兴地玩耍,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异性童伴与
  自己除了头发长短有别外,还有其它不同。看上去已经发育很熟含苞欲放的te
  en- ager们直面兄妹,姐弟,母子,父女之间的如此坦荡,心理将如何取
  向?欲血方刚时期,身心能否扛得住这利弊风险当量?只好有求于性学专家,请
  他们为你作答吧。如果答案令人信服,可否拜托也告知一声。只记得自己风华少
  年时,常被春梦困扰。不得不周而复始地狠斗私字一闪念,企图遏制幻想异性身
  体的渴望。哦,那边还有三代同行的!关于诸如儿媳与公公的赤诚相对,儿子和
  婆婆作何感想等伦理问题,为求解,我意念深处不禁激烈震荡,然而杞人忧天的
  微薄功力,又怎能撼动那幅裸体全家福映像的自然和谐?
  进化和文明在教授我们至少会用衣服包装自己的同时,也为我们的观念贴上
  了各种封条。此时无所顾忌地躺在软软的沙滩上,全身毫无保留地向着太阳和大
  海展露,任凭大自然彻头彻尾地清洗从都市沾染的尘烟浊气,灵魂和意念也在接
  受一次清新的净化护理… 暖暖的阳光渐渐安抚了我新奇的最初兴奋。所有的
  肌肉和神经慢慢进入到无比放松的梦境…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太太将我轻轻推醒,
  问道:「老公啊,你说这外国人小弟弟的样子怎么也和你的长得差不多?哦,看
  上去还都挺大的?」还在睡意朦胧中的我,一时还真不知如何给太太这可爱问题
  一个漂亮的答案。但却注意到我身边的太太此时已经挣脱了比基尼的束缚。察觉
  到我的目光,太太有些不好意思地忙解释说:「这么多人,可刚才就我一个人穿
  着泳装」。
  在裸体浴场身着泳装虽不比在平常公共场合有人裸奔,可能出现被警察带走
  的问题。但身上那几块遮羞布此时却会给你带来与本社区居民的巨大隔阂。面对
  人家的毫无隐私,你的有所保留所构成的单项透视,阻断了至少视觉上的平等自
  由。 太太为自己的最后松绑,标志着我们作为裸体村民的预备期已顺利通过。
  从思想到行动的再次统一,我感到小有成就,为夫妻生活航线的又一次引领成功,
  更庆幸此生陪伴有这样的一位亲密战友。 至于小弟弟,毛片里那些专业再造
  加大号暂且不论,但看眼下的真人秀,哪怕是那些个头并不太高的洋人,下身荡
  浪着的尺寸看上去似乎也真不小,至少与小时在北京公共澡堂里所留的印象相比,
  是这样。记得当年,正逢发育期,小弟弟洗澡时经常也不知怎么的就自高自大地
  自我膨胀。常常遭人见笑,弄得我很是不好意思。因此平时暗地里,时常要默念
  紧箍咒,唯恐他人小不懂事。天长日久似乎也卓见成效,除了偶尔露峥嵘时的发
  扬光大,平时倒真像个乖孩子。为此还曾一直暗喜。
  平时文静的太太,此时都竟然暗中打量着人家的小弟弟与老公讨论着尺寸问
  题。我当然更不会错过那令人心潮起伏的一波又一波和那沦陷了多少英雄航船的
  道道暗沟。 波兰人天生就有多种不同的发色。许多女性又喜欢染发以经常变
  化自己的造型。所以平时你很难确定一个女性究竟是不是金发女郎(假设你喜欢
  淡黄色的浅发)。而这个问题眼下倒可轻易的得出答案,看哪儿,可以得出?自
  然已是,我不言你自喻。 由于身体的私处已自愿地被纳入公共的视野,平日
  引人窥视的地方,如今你已经很难看到一片乱草。就像修摘眉毛一样,前来的女
  性裸体爱好者似乎均对自家私处作了精致的修剪。或者剪草除根净显肉唇微微噘
  起,似乎欲发诱惑的飞吻;或留窄窄一条,细细的绒线引你滑入深谷,探寻其奥
  秘无限;更有无畏侠女,穿上银环戴着阴缀,幽谷暗渠已是银光闪闪,预示着海
  底深处更有那宝藏沉船…考究品位的女人,尽管暂时回归自然,也仍不忘展示她
  们的天性爱美,她们的生活讲究精湛。
  天体浴场可谓是风光无限,肌肉型的壮汉充满着阳刚力量,魔鬼身段的少女
  更显分外妖娆,富态的女士和先生大腹便便得松弛安详…看不出贫富的差别,没
  有压力下的紧张。 整个一片乐园唯有一点使人稍有略微遗憾,因为虽是两性
  同浴却不见任何情色的迹象。原来,人以群分细化出topsunclub和裸
  体爱好者两个不同的部落。前者中许多人兼职后者,而裸体爱好者并非都是sw
  inger。性交欢一般需要通过裸体来实现,但更多的情景就像你走进艺术展
  览,不可以触摸,只能静观。可以暗自想入非非,但绝不可误判擅自侵扰人家的
  乐园,哪怕活生生的尤物在你面前一丝不挂,隐私尽展。
  从此,我们每年的旅游新添了一个必到的景点——裸体浴场。
  有关日后我们关顾过的地中海边Capd‘Agde——被誉为世界的裸体
  之都swinger们生前必到的浴场,如何洋溢着法兰西浪漫的风骚景象?那
  是后话,请允许我暂下不表,以后有兴致时,咱们再聊。等我们到了天体浴场时,
  已经近下午四点了。大部分裸体爱好者已经收场离开,只有少数个别人零星洒落
  在沙滩上。我们心照不宣地找到一处远离他人的沙滩,并排铺下了四块浴巾,开
  始安营扎寨。挡风围栏是由一块宽约一米,长约五米的彩布将四根单头带尖的木
  杆连接起来而制成。展开后将四根立柱插在地上,可形成一个三面墙的私人避风
  围城。即可便于观赏海景又可挡风防晒还有避人侧目之功能。
  也许是因为波罗的海风稍大些,其他海岸并不多见游客使用。我们将两个挡
  风围栏连接合璧,一个封闭城堡的独立王国已将外人的视线完全切断。我开始明
  白一向善于勤俭持家的太太为何又新购置一个围栏。埃丽塔很大方地有条不紊地
  脱到一丝不挂。我、马力克和太太也随后裸体相见。可能因为是熟人朋友,骤一
  变身,彼此间相视稍微有一点不好意思。马力克两眼直盯着太太的裸体但却未敢
  近前,只半坐在埃丽塔的身边。关键时刻,还是我说了一句:「可以不可以让我
  躺在埃丽塔身边?」化解了略有些尴尬的局面。
  马力克立刻迫不及待地换到太太身边。但4个人还是彼此望着没有言语。我
  试图再次打破僵局,就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到埃丽塔的大腿上慢慢地开始抚摸。
  太太看到我的动作,脸上立刻浮现出难以抑制的醋意。她马上将脸转过去,起身
  去拿我们的行囊。是否我的行为又刺激到太太啦?担心她又生气了要起身返程,
  我迅速拿开了放在埃丽塔腿上的手,正准备做起来安抚一下太太,只见太太从包
  中抽出一根晾衣用的尼龙绳,拴在围城两边中部的木杆上,又取出晾衣夹子,将
  她新添置的浴巾挂到尼龙绳上。一道屏障立即将4人城池一分为二,埃丽塔和我
  在一边,太太和马力克则在另一区。
  原来太太上午的「离家出走」所「疯狂购物」的「消消气」还变化出不少道
  具。为了弥补临时屏风的不够密封,太太干脆调过头去(当然马力克紧随其后)。
  这样即便侧头也只可以从缝隙看到另一「室内」两个人的四只脚。男女「同居一
  室」又是裸体独处,我马上就爬到埃丽塔身上,开始「工作」啦。当我的手指和
  舌尖在她身上上下摸索时,埃丽塔很享受地不时用她长长的指尖轻划着我的脊背,
  以示对我的鼓励和爱抚…隔壁的两人似乎没我们这边来的快,四只脚还都两两分
  开地或者脚趾同时朝上,或者脚趾同是朝下,似乎还在低声窃窃私语着什么……
  忽闻隔壁传来轻轻的呻吟声。
  我侧头一望,只见太太的脚趾朝上的双脚已被马力克的脚趾朝下的双脚紧紧
  扣住,可以想象,马力克正俯卧在我太太的身上而且还在上下蠕动,而我的爱妻
  却竟然能让一个并非自己丈夫的男子赤身裸体地压在身下,没有任何反抗,没有
  向自己丈夫发出任何求救,只有低低的呻吟……这就是我的爱妻?就在自己隔壁?
  欣然接受着另一个男人的奸淫…我不能接受!一股莫名的妒火油然而起,血液沸
  腾,浑身亢奋,难以压抑的火焰,滚烫的岩浆随着我大叫一声喷发出来…埃丽塔
  微笑着用力抱紧我,爱抚地抚摸着我的脊背,任凭我的小弟弟在她体内进行着火
  山爆发后的跳动…不知过了多久,我从轻轻地抚爱中苏醒。原来埃丽塔正伏在我
  身上温柔地吸裹着我的小弟弟,小弟弟下边的宝囊被她魔力般的舌头舔吮揉擦,
  渐渐重新焕发了热焰,小弟弟再次骄傲地昂首…我们又第二次熔合,这次是埃丽
  塔在上我在下…隔壁已经没有动静。但刚才那紧扣在一起的四只脚,那低低的呻
  吟声仍然不能使我忘怀。化妒火为力量,我疯狂地与埃丽塔做着爱…第二回合的
  大战不知进行了多长时间,但确实是旷日持久,直到埃丽塔开始呻吟,肉体开始
  跳动。在她到达高潮时,我的小弟弟也再次喷顶……
  我们一起享受着此伏彼起的余震,不,还有共振…四人再见面时,原有的两
  对夫妻俨然已重新组合成两对新的情侣。我注意到,太太略有不好意思的神情中
  洋溢着难以掩盖的焕发。因第二天我们按计划要赶回华沙,埃丽塔和马立克也要
  上班,四人只好带着重温的欲望,依依不舍地告别。当然,吻别的时候,彼此间
  亲吻的部位绝不仅仅限于亲友间的脸颊…当晚回到度假村,也不知是因为妒火未
  灭,欲将损失补回来;还是意识到老婆绝非仅是唯我私有,他人也在垂涎,如果
  太太愿意可以上她床的并非只是老公的独家专权;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老夫老妻
  之间突然产生了异样的新奇魅力。当晚我们又来了两次。第二天早上又要一次。
  天哪,在不到24小时之间,我居然做了五次!从Hel回华沙的一路上,我和
  太太一直谈论着这次另类的旅程和彼此的新奇感受。太太告诉我,亚力克的性能
  力很强…我们谈论的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充满激情…破除了话题死角,从此夫
  妻间才真可谓是无话不能说啦!原本已趋于平淡甚至有些乏味的,已经衰落到有
  时甚至两个月才来一次夫妻性生活,在我们返回后一个多月,骤然变得一天两次。
  仿佛我们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蜜月…后续不久,埃丽塔和马力克与我们又有了第
  二次约会。
  这次是4人同室同床,太太已经可以面对和直视老公和其他女人做爱。埃丽
  塔还是那么乖,甚至当我试着向她的后庭进行探索时,她也没有拒绝……回首望
  过,几年下来与我们换偶的伴侣有来自英国、意大利、法国、美国、乌克兰、斯
  洛伐克、瑞士等不同的国度,甚至还有阿拉伯血统的…(哦!不知不觉间我们快
  成了国际Play- couple)当然,更多的是本地的波兰伴侣(至今埃丽
  塔和马力克还与我们保持着联系)。如果你感兴趣,一共有了多少对啦?肯定不
  是能屈指可数的啦,哪怕太太和我两个人的4只手加都起来。不知为何缘故,或
  说出于多种原因,至今却尚未缘上过一对自己的中国同胞伴侣哪怕是海外华人也
  好。
  不能用自己最熟悉的语言在情欲激荡时与换偶性伴进行交流沟通,难免使人
  稍有遗憾。一次,与一位香港朋友酒余饭后聊出了兴致,他神采飞扬地炫耀自己
  泡妞或嫖娼的各种不同经历时,乘兴中我不觉问到了「换妻」话题(当然,在熟
  人朋友面前是不可以轻易暴露自己的隐私爱好),我的这位玩主哥们立刻义正言
  辞地说:我们是中国人。玩「换妻」还是中国人吗?本来临场反映就有嫌迟钝的
  我,被他这一庄严宣告差点搞懵了,一时真不知如何应对他的郑重其辞。只好暗
  中庆幸自己没有兴口开河以引火烧身。只听李银和教授说,祖国大陆仍有「聚众
  淫乱可涉嫌流氓罪」的法律条文,尚待修正。换偶者须加以谨慎回避。
  没想到,刚回归不久的我们的自由香港同胞也有如此浓重的传统情结,甚至
  竟然还提高到了民族的高度。怪不得我们至今仅仅只能在「洋鬼子」的圈子中打
  转。至于「换妻」,不错有许多夫妇是由丈夫张罗topsunclub,比如
  我们家,但我们也遇到不少妻子热衷丈夫附和的。
  那就应该叫「换夫」?还是称「换偶」更公正些,更反映男女平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