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们的一次野战
我们的一次野战
秋高气爽,一轮残月高挂夜空,停产多年的木材厂后面那片杨树左右摇摆,树林深处两个黑影若隐若现,不时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这是“闹鬼”的节奏啊!

  老婆蹲在地上,右手紧紧握着我青筋怒爆的鸡巴,鲜红的舌头在我发紫的龟头上像吃冰淇淋一样轻一下、重一下的舔着,晶莹红润的殷桃小嘴把龟头吸到嘴里,双唇紧闭吸吮几下又吐出来,反反复复。

  从龟头上传来的强烈快感让我不禁打了几个冷颤!愉悦的双目紧闭轻声低吟着“哦·哦·哦·真他妈舒服!这小嘴,快赶上骚屄了!这嘴上的”活儿“真他妈细腻!”。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塞满了老婆的小嘴且撑得小嘴都合不拢还有节奏的进进出出,顿时满足感爆棚的说:“我的”大鸟“好吃吗?”“好吃”老婆从嘴缝里飘出两个字。“好吃,就继续吃,再吃深点!”说完我揪着老婆脑后的马尾使劲把头往我胯下摁,老婆摇着头说:“不要!你这”玩儿“太大了!吃不下去”。老婆放开握着我鸡巴的右手,死死的抵住我的小腹不让自己的头往我胯下顶,我此时正在性头上,不顾老婆的拒绝和反抗依然使劲儿摁着她的头往胯下顶,老婆看实在招架不住我的粗暴,鸡巴已经越来越往喉咙深处钻了,使劲儿一扭头吐出了我的鸡巴,我正要虐她一下的这把火瞬间熄灭了,有点生气的拍着老婆的脸蛋说:“干嘛呢这是!快点,含进去!”“不要!你往我嘴里插太深啊!恶心、难受!”老婆有点委屈的说。

  “好·好·好·不插那么深了,快点把我的”大鸟“含进去”我低三下气哄着章薄说。

  “妈的,怎么没有刚才舒服了!”我看着章薄嘴里的鸡巴说。“还是肏你的屄屄吧!”,“不行,会不会被别人看到,回去肏吧!”,“咿呀·这黑漆漆的夜谁会看到,再说了这鸟不拉屎的小树林谁会来这里,你看这些树长得多茂盛隐蔽性又好,快·快把裤子脱了”,“哎呀·真受不了你”。

  我俩说话间老婆的裤子连同黑色蕾丝内裤已经被我扒到膝盖的位置了,白花花的大腿和屁股露在我面前,我“啪·啪”在老婆翘臀上拍了两下说:扶着这颗树,把屁股翘起来,老婆有些不情愿的按照我的指示摆好姿势,我扶着鸡巴在老婆穴口磨蹭几下,感觉穴口和鸡巴之间还有些生涩不好得插进去,便沾了些口水抹在龟头上借着口水的润滑使劲儿把肉棒插到了老婆的屄里。

  龟头刚挤开小阴唇插到老婆的骚屄里,老婆急促的说:慢一点!慢一点!太干了!疼!别插那么深啊!“没插多深啊!”大鸟“只进去了一点点”我来回轻轻抽插着说。

  “放松·放松·别那么紧张!腿打开点,屁股放下去点,翘太高了,够不着你这大长腿夹着的骚屄”我开始加速抽插着说。

  “啊·啊·嗯·嗯·”老婆开始低声淫叫起来。

  “现在舒服了吧?”我紧紧抓住老婆的腰快速的抽插着说。

  “舒服!嗯·嗯·啊·啊·啊·”老婆开始随性呻吟起来。

  “小骚货,骚屄出水了,真滑溜!”我摸着被鸡巴带出的淫水说。

  “打野战”刺激吗?我淫笑着问老婆。

  “不刺激!站着被你肏好累!”老婆说。

  “不刺激!骚屄还出那么多水!”我搓揉着老婆的翘臀说。

  “是你的”东西“太大了,把我的水都挤出来了”老婆说。

  “怕是你发骚了,舒服就舒服别怪我的”大鸟“”我一边插着一边拍打着章薄的屁股说。

  “真他妈爽!这野外摸黑肏屄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啊!”我自言自语陶醉的说。

  “啊·啊·嗯·嗯·真受不了你大晚上的来这干嘛!”老婆呻吟着说。

  “来干屄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看看你这骚屄,水汪汪的”我抓揉着老婆胸前一对前后晃动的奶子说。

  “讨厌!你轻点!弄疼我的咪咪了!”老婆撒娇的说。我搓揉着老婆的乳头说:看看这两颗“小葡萄”硬邦邦的,还说你不爽!我看你是又爽又兴奋!

  我狂抽猛送几百下,拔出鸡巴说:站着肏屄真他妈累!我躺着你在上面自己动一会儿。

  “好意思说自己累!就像是我站着被你搞不累一样!”老婆站直身子双手叉着腰说。

  “哈·哈·我知道你也累,但累并爽嘛”我坏笑着说。

  “快·快·咋们都别磨叽了,赶快肏完回去了”我催促着老婆,顺势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往地上一铺,急忙的躺下,不停的套弄着在这野外极其容易疲软掉的鸡巴。

  老婆见我已经躺下摆好了姿势,便骑到我身上,反手抓着我的鸡巴顺着屁股沟滑倒穴口,屁股一沉龟头撑开穴口的嫩肉,鸡巴被老婆的骚屄吞没,瞬间消失在她屁股沟里,老婆的耻骨和我的小腹紧紧的贴在一起,双手杵在我胸前调整了一下屁股的位置,抬起屁股“啪·啪·啪·”重重的往我小腹上砸!

  我愉快的呻吟着说:啊·啊·啊·被你肏太舒服!

  “得了吧你!就这点能耐!要死了你!”老婆卖力的耸动着屁股说。

  “是啊!我被你肏死了!骚母狗快肏我!快肏我!”我也卖弄点风骚说。

  “看看你这贱样!叫谁骚母狗呢!”老婆在我脸上打了一下说。

  “叫你啊!看看你现在这骚样和发情的母狗没什么区别!”我讽刺着老婆说。

  “啪”老婆又一巴掌扇在我脸上,力度比刚才那一巴掌大多了,都能感受到脸部的痛感了!

  “我靠!你还真打啊!下狠手!”我有点气愤的说。

  “打你又怎么样!老娘还不想伺候了呢!谁叫你嘴巴这么臭!”老婆骑在我身上说。

  “是我不好!是我嘴臭!对不起!对不起!”看着有些生气的老婆我秒怂赶忙道歉。

  快·快·继续···

  啪·啪·啪·老婆又抬起屁股重重的砸在我小腹上,骚屄严丝合缝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我也自带呻吟模式的啊·啊嗯·嗯·哦·哦·的叫起来。

  “你小声一点!有那么爽吗?看你这贱样真想掐死你!”老婆前后耸动着屁股说。

  “爽啊!被你肏得失控了!你太厉害了!”我喘着粗气说。

  “哎呀呀·慢点!慢点!起来换个姿势!这地不平搁得我屁股生疼!”我扶着老婆晃动着的腰说。

  “哟·你也怕疼!刚才不是爽到忘我吗!现在知道疼了!”老婆有意的数落着我说。

  “这可不是我那大床啊!不信你躺着试试!”说着我爬起来,还是你扶着树翘起屁股我从后面插。

  “哎呀·妈的站着虽然累,但还是这样舒服得劲儿给力!”“要射了吗?”“快了!再肏几下”“你快一点”“别催·别催·越催越不射!”我快速的做着射精前的冲刺,老婆被我向前顶着一对奶子都贴到树干上,不停的回头看着我说:慢点·慢点·奶头蹭到树上了!生疼!我没搭理她,继续冲刺着,老婆看我没听招呼,双手使劲撑着树,屁股往后顶,拉开奶子和树干的距离,不至于让乳头蹭到树干上。

  “老婆老婆我要射了,射屄了咯?”“不行!拿出来射”“拿出来射哪里!”“你爱射哪里射哪里”“不准射在里面”“靠·我可不想对着空气射!那和打飞机有什么区别!”

  “啊·啊·啊·射了!”我低吼着要把我的“子子孙孙”全都射到老婆骚屄里,但老婆也不是吃素的,抓住我千钧一刻的时候屁股左右一扭,身体往前一挺,把我的鸡巴从骚屄里甩了出来,我灵机一动一把抱住老婆扶着肉棒对准她的屁股和大腿,快速套弄几下鸡巴一股股精液喷涌而出飞溅到老婆的屁股和大腿上,老婆挣开我抱住自己的手说:讨厌!你怎么那么恶心!搞在我身上!不是让你搞在外面嘛!“我是搞在外面啊!搞在你里面你又不同意,我这是和空气性交呢,”我有点不满的狡辩着说。

  “滚·去死吧!”老婆生气的说。“别生气!别生气!拿纸擦了不就好了嘛!”我提起裤子说。“擦个毛线,这黑天瞎火怎么看得见擦!”老婆摸着屁股和大腿上一滩滩精液生气的说。

  “没事!没事!我打开手机电筒给你照着,这不就可以擦干净了嘛”我从裤兜里拿出手机说。

  “你搞的你给我擦干净”老婆气嘟嘟的从包里抽出一踏纸巾甩到我手里说。

  “好·好·好·姑奶奶我擦我擦,信不信我把它舔干净!”我说。“好啊!你把它们都舔干净!”老婆接着我的话说。“哎哟·给你”一二三“你还跟我”四五六“射在你脸上我可以考虑舔”我调侃着说。

  “谁才稀罕你舔!你属狗的!你个小公狗!”老婆不甘示弱的和我反驳道。

  “哎·你这是人身攻击了!谁是小公狗!”我一本正经的说。“哈·哈你呀!只许你说我还容不得我说你啦!”老婆嘲笑着说。

  “自己擦!我不伺候了!”我假装生气的把纸巾甩到老婆手里,转身就往树林外走去。

  “你去哪里?”老婆看着四周漆黑的小树林说。

  “我走了,你爱走不走,一会儿遇到鬼!”我这一句“遇到鬼”着实让老婆汗毛都竖起来了,毕竟女孩子胆子小,更何况是在荒郊野外的晚上,不管屁股上还是大腿上粘糊糊的精液,提起裤子跟在我屁股后面,扯着我的衣角说:你慢一点!等等我,裤子都还没穿好呢!朗朗跄跄走出了树林。

【完】